金庸小说 > 综合其他 > 浪打桃花 > 第六三四章

第六三四章

就在玄奇的手上出现了那件金光灿灿的披风之后,他感觉自己下坠的速度在变慢,高兴之余,他不由得仔细审视起手中突然出现的披风,不过,还没等他看上几眼,却被眼前出现的大块乌云给包裹住了。

乌云包裹之下,玄奇感觉自己似乎无力再挥动手臂,眼看着他的双臂耷拉下来,手中的披风掉落下去,情急之下,他大声喊道;“披风,我的披风!”

随着玄奇的大声叫喊,那件飘落的披风飞舞起来,玄奇见状,拼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,再次挥舞手臂,随着手臂的挥舞,那件披风竟然飞舞到了他的身上,于是乎,他变成了一个身披金色披风的美男子。

瞬间,他下坠的速度慢了下来,等到他有一种轻飘飘地腾云驾雾般的感觉之后,那团乌云竟然迅即褪去,他不由得打开了独有的水晶之眼,哇,果然是大千世界,好不热闹,屋宇成片,鳞次栉比,街道纵横交错,上面车水马龙,来往的人群摩肩接踵,酒肆茶楼人来人往,商贾店铺里的人进进出出,好不热闹。

这是哪里?玄奇不能问,问也没人告诉他,因为他悬在半空中,他正忘情地看着,突然刮起一股狂风,这股风来的突然,刮的猛烈,他一不留神,被这阵狂风吹落下来,可别掉落马路上,那样的话,不是砸着别人,就是被来往的车马或者是行人给践踏了,不行,要找个没人或者人烟稀少的地方降落。

玄奇开始扭动身躯,刚刚上升了一点,他竟然发现身上的金色披风不见了,就在这时,一阵更猛烈地狂风吹了过来,好在,在风尘中他看到有一处空荡荡的院落,可能是狂风咋起,把外面的人都吹进了屋子里,太好了,就落到这里吧!

于是,玄奇被狂风吹着跌落下来,然而,还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,就听屋子里有个尖细的声音喊道;“妈妈吔,快看,这风有多大,竟然把一个人给吹了进来。”

“是吗,那可是来了摇钱树,我们可是半天没开张了!”

玄奇站立起来,狂风瞬间消失,一下子从屋子里跑出来好几个女人,围住了他,叽叽喳喳地说道;“是我先看到他的。”

“呦,看这一身锦缎,像个公子哥哎!”

“快点,把公子请进来啊!”

“是我先看到的,我在屋子里就看到了吔,是我先出来的,我也有份,谁拽进去算谁的!”

几个涂脂抹粉,描眉画风,头发上面插着鲜花,穿的花枝招展的姑娘,纷纷出手,去撕扯玄奇,奇怪的是,姑娘们的手刚刚触碰到他身上类似于锦缎的那身长衫之后,全都被滑了下去,说是滑下去那是姑娘们的感觉,其实,却是被轻轻给弹了回去。

看到身边的几个姑娘,玄奇终于想起来,自己应该问问这是哪里,她们是谁,都是干什么的,为何只有姑娘没有男人,难道说自己来到了女儿国不成,于是,玄奇舔了舔嘴唇,问道;“姐姐们,小弟这厢有礼了,请问这是哪里,你们都是干什么的?”

“什么,哎呦呦,这怎么回事情,是来了个雏还是来了个没见过世面的人?”

众姑娘又是七嘴八舌,待到姑娘那阵子疑问过去之后,又开始品评他,接着那个年纪最大的女人说道;“是个美男子,肯定是豪门世家的公子哥,这种公子哥肯定是没来过咱们这种地方,姑娘们都给我打起精神,发财的机会来了,我们先把他抬进去再说,免得惊动了别人。”

“得令,好嘞!”

姑娘们一起上手,这次没有撕扯,而是撩起他那套过于显眼的长衫,大家伙喊了一声起,眨眼之间把玄奇抬进了屋子,又在年长女人的指挥下,把他安置在了紧里面一间小屋子里。

这间屋子里有一张竹板床,床上的被褥也有七八成新,铺在床上的床单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,对着床的是一张化妆台,上面摆放着一个化妆盒和一套茶具,前面有两把红漆椅子。

等到姑娘们把玄奇抬放到床上之后,那位年岁稍大一些的女人问道;“公子贵姓啊?”

玄奇看看她回答道;“免贵姓玄。”

“好孤僻的姓,”女人说完又问道;“不知公子是神都城内那家子弟?”

“神都,子弟!”

玄奇听后悄悄自语,紧接着让他想起来父亲给他们讲过的下界神都的热闹和繁华,还想起了神都八景,他想问眼前的女人,这里离神都八景中的那处景点最近,不过,他转念又一想,还是算了,要想欣赏神都八景自己今后有的是时间,眼下自己还是离开这里为妙。

于是乎,玄奇试探着问道;“莫非这里就是神都?”

听到玄奇的询问,那位女子先是露出惊讶之色,边上站着的姑娘又开始议论起来,玄奇根本没有时间听她们议论,而是站起身来,想离开这里,这时候,站在边上的几个姑娘立刻蜂拥而上,又把他按在了床上。

想当初,玄狐就是看到了这一幕,才担心万分,冒死来到人间的。

其实呢,接下来的发展并不像玄狐想的那样,玄奇坠入红尘之后,阴错阳差,开始就醉卧温柔乡,不能自拔,荒废了功力,没有实现他预期的目的。

事实上却是,玄奇看到这些姑娘不让他离开,就想自己要是现出本相,离开这里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,但是,这里是神都,是天下最繁华之所,他不能惊世骇俗,更不能过早地暴露自己,怎么办呢,那就腾,腾到夜深人静之时自己再找个机会离开。

于是,被众位姑娘按下后,玄奇立刻装作很乏力的样子,顺势躺在了床上,闭上眼睛之后,不再说话,那位年长的女人见状说道;“看他的样子一定是个公子哥,说不定是从金谷春晴里面出来散心的,不过,最大的可能是他来这里是找野味的,我可听昨日来的那位客人说了,最近石崇别出花样,在他那方圆几十里的金谷园中设立了新的精致,叫作金谷花仙,这些个金谷花仙就是他买来的绝色美女,凡是到金谷园中游玩的客人,只要行酒猜令赢了他的,或者是吟诗作赋让他相中的,就可以有一个花仙陪伺身边,晚间还能够伺寝。”

年长的女人刚刚说到这里,就听一个姑娘打断他的话问道;“妈妈,你说的和这位公子似乎沾不上边际呀,我们又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!”

听到姑娘这句话,年长的妈妈说道;“傻丫头,我看你就是伺奉男人有一套,别的吗你还差那么一点点,你看看他!”

被称作妈妈的话声瞬间变成了耳语,因为这时候玄奇打起了轻轻地鼾声,他开始装睡了。

耳语也能让玄奇听得真真切切;“你看这位公子穿的衣服,金光灿灿,是我们百姓能够穿的起的吗,不要说百姓,就是我们神都城里的首富石崇大爷,我也没看到他穿过这种衣服,金黄色的还发光,出了皇宫的几位爷谁配穿,天底下又有谁敢穿!”

“啊!”众姑娘一声惊呼,差点打断了妈妈的话,不过,妈妈还是接着说道;“这回你们听懂了吗,也许这就是咱们怡春楼的福分来了,怪不得我昨晚做了个好梦,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一会儿,这间屋子的春桃留下来,千千万、万万千、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位爷走,至少要让他在咱们这里住一宿,要是春桃的手段高明,让他乐不思蜀就更好了。”

妈妈的话音未落,就听另一个姑娘说道;“妈妈吔,是我先看到他的,也是我先出去接的他,按着咱们的规矩,我是不是也应该留下来呢?”

“怎么着,你想让他来个一马双跨。”

“嗯,春桃妹妹说的有道理,这样做我们的把握更大一些。”

显然,这是另一个姑娘在说话,接着就听妈妈又说道;“公子睡着了,大家散了,屋子里留下春杏和春桃陪着这位爷,你们可要使出所有的手段,绝不能让他溜走。”

“放心吧,妈妈。”

两个姑娘齐声回答,大约过了一会儿,玄奇感到有两只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,像似要给他脱衣服,又像似在翻他的衣兜,不过,玄奇并不害怕,自己身上的衣服她们肯定脱不下去,自己随身带的两块金锭,被自己夹在了腋窝下,只要不张开胳膊她们就什么也找不到。

于是乎,玄奇开始侧身夹着胳膊睡觉。

平宇天诸神,或者说是平宇天里的人因为要修炼无色无欲之心,所以,只要睡着了之后,身体就会被罩上一层寒冰,这种寒冰可以抵御外界的任何侵蚀,因此上躺在床上的玄奇,决定先美美地睡上一觉,只要自己睡着了,身边的姑娘想要骚扰他,那是万万不能的。

尽管玄奇想得很好,不过呢,却是事与愿违,他越想睡就越睡不着,眼皮还开始眨动,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的春桃看到了玄奇眼皮在眨动,就小声对春杏说;“这位玄公子是不是在装睡呀,我瞧他眼皮一个劲在眨动。”

最新小说: 我家夫人是戏精 法医毒妃高调夺夫 火爆战魂 我是滑雪巨星 蔽日游仙 重生之凤逆天行 执剑道祖 海贼:无上选择 英雄联盟之第二王朝 狂战之路